佛印禅师御前出家

佛印,宋神宗朝江西饶州府浮梁人,姓谢,名端卿,表字觉老。幼习儒书,通古今之蕴;应举到京,与苏轼(号东坡居士)相识,屡同诗酒之游,成为莫逆之交。

有一年,天下大旱,神宗皇帝特于大相国寺设一百零八天大斋,广请名僧,宣扬经典,祈求甘雨,以救万民。命翰林学士苏轼制写吁天文疏,并做行礼官主斋办。谢端卿闻知此事,问东坡可将自己挈带入寺,一瞻御容?东坡说:“这有何难。你扮作侍者模样,在斋坛上奉待。圣驾临幸时,便得饱看。”谢端卿照计安排停当。

起斋之日,主僧五鼓鸣钟聚众。东坡起了香头,拜了佛像,不多时神宗御驾已到,神宗皇帝进入大殿三拜礼佛。于方丈室御座,夸奖了东坡所作文疏之美,这时主僧取旨献茶,捧茶盘的却是假侍者谢端卿,他面上红热,心头突突地跳,他奉茶后不敢恣意观瞻,慌忙退步。却被神宗看见了。只因谢端卿生得方面大耳,秀目龙眉,身躯伟岸,与其他侍者不同,当下指着端卿问道:“此侍者何方人氏?在寺几年了?”谢端卿叩头奏道:“臣姓谢,名端卿,江西饶州府人,新来寺中出家!”神宗见他应对明敏,大喜道:“你既通内典,赐卿法名了元,号佛印,就于御前披剃为僧。”

这一下谢端卿措手不及,他的学问与苏东坡肩上肩下,指望一举成名,建功立业,从来没有想过做和尚!但违背圣旨是要杀头的啊!心下虽十万分不乐,却一时无奈,只得叩头谢恩。当下主僧引端卿重来正殿,参见了如来,然后引至御前,如法披剃。宋时最以剃度为重,每度牒一张,要费得千贯钱财方得到手。神宗今钦赐紫罗袈裟一领,羊皮度牒一道,端卿披了袈裟,紫气腾腾。从此众人只称佛印。又称为印公。

佛印原是明悟禅师转世,根器不同,后来在相国寺翻经转藏,精通佛理,把功名富贵之想,化作清净无为之业。

佛印出家后,苏东坡自认是受己连累,恐其恼恨,故多有试探劝还之举,但佛印均不为所动,反多点化苏东坡,二人留下许多佛门公案,至今发人深省。


一切知见和法义均以当代住世佛陀说法为准,谨遵南无释迦牟尼佛教戒!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