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开心?是被自己的不净心念奴役了

有两个人在寺院剃度出家,一名妙真,一名妙心。住持给他们的手腕上各戴了一串念珠,并告诫他们要虔心学佛,每天要闻法,诵经,打坐,挑水,劈柴,如果偷懒了,南无观世音菩萨就会知晓。

开始时,二人都谨遵教诲,认真做事。随着时间推移,妙心偶然一次偷懒,发现那个念珠并不会向南无观世音菩萨报告自己的情况。于是,他就玩起了心眼:住持在时,他就老老实实干活,住持不在时,他就开始偷懒,并每天随时随地关注着住持的一举一动。

时间久了,妙心觉得很累,整个人也越来越不开心。可是他看到妙真却每天兴致勃勃地做着住持交代的事情,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于是,他就去问妙真:“你在这里开心吗?”

妙真说:“我很开心啊!怎么你觉得不开心吗?”

妙心说:“当然不开心啦!”

“为啥呢?”

“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手上戴的念珠并没有什么特殊功能,根本不会向南无观世音菩萨报告咱们的行为,住持是吓唬我们,怕我们偷懒的。你还真当真了!”


妙真听完,笑了笑说:“念珠有没有向南无观世音菩萨去报告有什么关系呢?我没去想那么多,我就老老实实地做师父交代的事情,我认为这么做就是在修行,我很开心啊。而你不开心的真正原因,是你没有明白出家的真义,把心思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整天观察师父的行踪,想着偷懒别被师父发现,你被自己的不净心念奴役了!”


妙心不解地看着同伴,诧异地问道:“我被奴役了?!”

妙真诚恳说道:”是呀,你天天被心外之事所累,心为外缘所牵,所以天天感觉很累,不快乐。难道这一切不都是因为你的心被奴役了的结果吗?”他接着又说,“我们俩出家前,在社会上生活困难,各个方面都不顺,认为出家还有一碗饭吃,所以就这样出了家,但是经过闻学佛法,我反思在世间的种种生老病死苦,哪怕是欢愉快乐,这些也都并不能真正长久,总有一天,我们喜欢的,我们不喜欢的都会离开。过去我俩到寺院是为了求取生活,但现在我是为了学佛陀的法,想成就解脱,像佛陀一样不生不灭、不来不去,了生脱死。既然佛教能了生脱死,能让众生生老病死苦都达到寂灭,享受纯净的极乐幸福,那么为此而去修行,进而帮助到他人,我当然就觉得很开心。而且我看到师父是真正依佛规制、教戒实修,真正在关心大家,依佛教戒来引导我们修行。所以我也要用最虔诚的心,扎扎实实地修行,我才能成就,我才能解脱啊!如果我们还是如同当初出家前的想法一样,只是为了有口饭吃,假装看看经书,假装闻视佛法,还要处处想着看念珠有没有向观音菩萨报告,想着看师父的行踪好偷懒,这般地心被境迁,那我们怎么可能开心得起来呢?”

妙心恍然大悟,明白了自己不开心的原因,于是从此收心好好修行,内心渐渐获得了喜乐。


在当代住世佛陀说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吗?能成就解脱还是遭恶业苦果?》里,讲到从南无释迦牟尼佛时代开始,就有了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七众弟子随之而产生。


有的人依照释迦佛陀的制度出了家,受了三坛大戒,成为比丘、比丘尼。他们以最虔诚的心,下定了最大的决心,身口意弃绝世法执染出家,依佛规制、教戒实修,这是真正的出家人。还有的如同妙真和妙心,最开始也许是因为在社会上各个方面都不顺,就这样出了家。然后就有几种情况,如有些从此真正走上正道,开始按南无释迦牟尼佛的教诫,如法地去遵守、去行持,最终成熟了自己修行学法的殊胜因缘;另外一些呢,是走走过场,其实一点佛法的真谛、修行的道理都不懂,照常随着自己的贪嗔痴爱喜怒哀乐迁转。这些都是跟他们往昔之中的业力深重和有无愿力及愿力深浅紧密分不开的。所以有真正学好了佛法的,也有出了家,一样还是堕落的。这一切取决于我们是不是依学到真正的佛法,是不是真正地处处向佛陀学习,向南无观世音菩萨学习,在以虔诚心修学践行。否则,处处将心思用在不相干的地方,又怎么可能得到恒常之乐呢。

标签

发表评论